<cite id="p1lbd"></cite>
    <ins id="p1lbd"><span id="p1lbd"><mark id="p1lbd"></mark></span></ins>
        <ins id="p1lbd"></ins>
          <var id="p1lbd"><span id="p1lbd"></span></var>

          <del id="p1lbd"></del>
          ddddd
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 萬里茶道>
          喝茶的故事
          2021-06-28 09:58:28??來源:武夷山報  責任編輯:王俊杰  

          喝茶這事情,自古以來就被劃分成雅俗。雅成琴棋書畫詩酒茶,俗到柴米油鹽醬醋茶。誠然對于凡夫俗子而言,喝茶就是解渴,而對有閑階層來說,喝茶則是消閑??傊?,喝茶不但能滿足生理需要,而且又能陶冶情操,茶確實是個好東西。時下又喝出一些新說法。

          “喝茶是工作”。聽到這種說法,是在瑞泉巖茶廠。有一天黃圣亮在看茶,連著泡了幾款,都是三四沖后就倒了。在一旁的福州茶友心疼地直叫:太可惜了!太浪費了!圣亮很平靜地說:我是在工作。這種說法很少見,聽起來很時髦,又高雅。茶變成了工作對象,要喝懂它,認清它,學問就深了,話題就多起來。那轟轟烈烈的斗茶賽,嗜茶客、飲君子常能從中蹭到好茶喝,滿心歡喜;那莊重的專家審評室,好似彌漫著神秘感,若被專家召入,喝幾口斗品,受寵若驚。而對于審評人員來說,則是一種磨煉,一天下來,肚囊空空,甚至頭暈心慌,巴望的是紅燒肉。這種喝茶不是很辛苦的工作嗎?因為這是極少數人做的事情,所以幾乎沒有把它正名為工作。至于當今大多人的喝茶聊天,純粹是打發時間,與工作沒半點關系。

          喝茶“高手”受質疑。前幾年聽說,在福州有位“大師級”人物,自稱能喝出武夷山某峰某巖某坑某澗的茶。且信誓旦旦,胸有成竹。巖茶專業人員認為此為妄語。我揣度倘若專注喝某家的一二處峰巖之茶,倒有可能,那是由于喝多了,形成了印象。假如隨機喝后就能辨出某處之茶,在當今是難上之難之事。因為如今巖上之茶品種增多,產量提高,茶地多有插花,制作工藝存在差異,我想就是當年的陳書省大師在世也難做到。

          “第一杯不說話”。這好像是喝巖茶道上的讖言,又好像是一種玄機,神神秘秘,但是卻得到遵從。常見喝茶、評茶時,老茶師在聞嘗第一沖茶后,往往不吱聲,只在認真再聞再啜,還要觀湯色,看葉底。晚輩和資歷淺者,都不會搶先說話,只在等待、聆聽師者的見地,或提出疑問請教。如見異議,老茶師們再喝一兩道,好像這已成定俗和規矩。此風也慢慢傳到坊間。偶有喧賓奪主,搶先發表“高見”、旁若無人者,則會招人鄙視。

          時下在武夷山可謂是比屋皆飲,喝茶的人也開始講究禮數。好為人師者大為減少,“第一杯不說話”成了喜茶人的信條。

          “自己也要喝好茶”。舊時武夷山民間有段古話:賣筍人吃筍衣,種田人吃碎米,賣柴人燒枝椏,賣菜人吃菜皮。農人為了過日子,多賣點錢,好東西舍不得自己吃用,而是出賣給他人。這是很普遍的現象,做茶人也是如此。記得上世紀50年代,各家都有點茶地,產量很低,產茶很少。正品哪舍得自己吃?都是吃茶頭(即茶梗),我家有一個很大的錫制提梁壺,每天早晨母親煮完稀飯后,趁鍋中無油膩,燒一鍋水,然后抓一把茶頭放入壺內,將開水倒入。喝上一兩天。冬天用一個專門木桶,內墊稻草或舊棉衣,把壺放入其中,可保溫一天半晌。鄉人稱暖桶。只有重要客人來時,父親才從一老舊的鐵箱中的紙包里抓一撮“簸尾”即簸出的三角片、碎末類,放入燙過的碗中,注入開水,奉給家人,鄭重其事。

          后來茶山歸入生產隊,每年頭春“下山”后,各家按人頭分得幾斤茶頭,那是一年中自吃用和待客之需。這樣延續十多年。

          茶山分到戶后,可能是管理和有施肥料的緣故,茶葉增產了,茶梗和黃片也多了,茶家多自吃黃片。十多年后茶家們相繼自行精制,分出了精品和中下堆。有的年輕人開始享用精品了,老人們依然守拙喝下堆。我和兒子就存在差距,兒子的理由是:自己喝好茶,首先是享受勞動成果;二是加深對自家茶的印象;三是關注自家的轉化。慢慢地我也被感化了。如今我們父子一有閑暇,就會選一款上品來開喝點評。偶爾妻子、兒媳也來湊趣。

          相關閱讀
            [更多]武夷資訊
            [更多]專題報道
            [更多]一帶一路
            [更多]清新武夷
            [更多]魅力武夷

            国产成人午夜福利在线观看视频,国产高清在线精品一本大道,国产精品国产三级国产AV,国产精品久久久久电影院